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一带一路创新与中国新经济合作

时间:2019-11-01 13:32来源: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5月10日上午,2017年“中国发展研究与媒体交流”系列讲座之“一带一路创新与中国新经济合作”在人民大学明德新闻楼举行,此次讲座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5月10日上午,2017年“中国发展研究与媒体交流”系列讲座之“一带一路创新与中国新经济合作”在人民大学明德新闻楼举行,此次讲座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承办。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清华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副秘书长赵可金担任主讲人,来自非洲、南亚、东南亚41个国家的48名记者参加了此次讲座。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为内陆地区参与国际间合作提供了机遇。如何一石二鸟,在打造开放内陆新高地的同时有效对接一带一路机遇是中国全面开放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本文从宏观与微观层面出发,分别对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及各内陆省市的具体实践进行分析,提出内陆开放新高地如何对接丝路能源合作的问题,在相关理论及前人文献研究的基础上,基于内陆地区新疆的视角,对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以来新疆经济发展的现状进行分析,并通过中哈石油管道及中巴经济走廊对新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能源合作案例进行剖析,得出启示。最后,结合新疆地区参与能源合作案例的启示,从国家、企业及综合层面分别提出内陆开放新高地对接丝路能源合作的建议及对策,为内陆地区对内抢抓打造新高地机遇,对外承接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理论依据,促进中国内外连同,全面开放,以更加创新开放的姿态深度参与国际分工,提高经济效率。

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一带一路”战略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主动应对全球化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举措,为我国加快形成陆海统筹、东西互济的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指明了方向,为沿线国家加强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促进共同繁荣提供了机遇。在“十三五”实践中,我们要深刻领会经济新常态下建设“一带一路”的重大意义,将这一重大战略构想落到实处,让开放共赢的宏伟蓝图变成美好现实。

讲座开始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钟新对赵可金教授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并强调了其在“一带一路”问题上的研究和成果。

内陆新高地;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新疆

一、充分发挥“一带一路”的重大战略功能

图片 1

摘要: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为内陆地区参与国际间合作提供了机遇。如何一石二鸟,在打造开放内陆新高地的同时有效对接一带一路机遇是中国全面开放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本文从宏观与微观层面出发,分别对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及各内陆省市的具体实践进行分析,提出内陆开放新高地如何对接丝路能源合作的问题,在相关理论及前人文献研究的基础上,基于内陆地区新疆的视角,对打造内陆开放高地以来新疆经济发展的现状进行分析,并通过中哈石油管道及中巴经济走廊对新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的能源合作案例进行剖析,得出启示。最后,结合新疆地区参与能源合作案例的启示,从国家、企业及综合层面分别提出内陆开放新高地对接丝路能源合作的建议及对策,为内陆地区对内抢抓打造新高地机遇,对外承接一带一路战略提供理论依据,促进中国内外连同,全面开放,以更加创新开放的姿态深度参与国际分工,提高经济效率。

首先,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保持中高速增长。新常态下的经济要保持中高速增长,一个关键是坚持开放发展的理念,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通过大开放,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开拓发展空间。“一带一路”作为对外开放的总抓手,将使我国从融入全球化到塑造全球化、从向世界开放到世界向中国开放的态势转变,在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基础上,使中国内部市场一体化提升为欧亚非大市场,从而创造出巨大的有效需求拉动我国经济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

赵可金教授首先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进行了简要的回顾,并解释了“一带一路”的含义。他认为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顺应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在更开放的环境中寻求发展的选择。在美国采取TPP、TTIP、TISE等方式来推动开放性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中国也在努力建构其他体制以寻求新经济合作和发展开放性经济。赵可金教授强调,“一带一路”在各国各地区的实践版本会是多样的,中国的需要与当地的需要结合并创造性地发展合作模式,形成各有特色的“一带一路”版本,中国是倡议国家,但中国也无法操控“一带一路”的合作实践,沿线国家也不能独立操控,“一带一路”建设必然是双方合作的结果。

关键词:内陆新高地 一带一路 能源合作 新疆

其次,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优化经济结构。按照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通过“一带一路”与沿线国家加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既可以带动国内外相对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升级清除障碍。

为了让记者们更深入地了解这一问题,赵可金教授介绍了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打造“一带一路”升级版:从顶层设计到国际共识》报告。报告建议中国借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经验,筹建“一带一路”合作与发展组织(OBOR),建议中方充分发挥“主场外交”的优势,主动与参会的各国政府做好沟通联络工作,更好地整合各国政府的意见和建议。

Mechanism And strategy of Connection With One Belt and One Road And New Inland Open Center : Based On View Of XinJiang and Central Asia’s Energy Cooperation

第三,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创新驱动。在构建互联互通网络的基础上,建设“一带一路”将提供更多的产业技术交流的平台,国家间技术交流也会步入一个新高度,推动我国经济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建设“一带一路”也有利于我国实施优进优出战略,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等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各地都应以此为契机,拓展产业技术交流的深度和广度,加大高新技术的引进力度,利用产业转移的空间加速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促进经济增长动力的切换。

随后,赵可金教授对“一带一路”的意义做了一个全面的总结。他认为“一带一路”是一种新的经济合作框架,它一方面是中国的顶层战略设计,另一方面也连接着全球的经济发展,是联系中国和世界经济发展的桥梁与纽带。这一新经济合作形式将更好地实现参与国之间政策协调、基础设施、贸易通道、金融网络、人文交流的互联互通,有助于共建产业工业园区和投资平台,将促进国家间的互利共赢达到一个新高度。

Jin Ze-hu Xu meng-meng

第四,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互利合作共赢。新技术革命正在改变“发达国家技术+发展中国家劳动力+高收入国家市场”这一传统分工格局,价值链的一体化、生产的分散化、营销的全球化成为新的趋势,“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国家都在积极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产业结构加速调整,基础设施建设方兴未艾。建设“一带一路”可推动与沿线国家实现互利合作共赢,共同设立产业集聚区,既有利于提高我国能源资源保障水平,又可以把我国重大技术装备带出去,把优势产能转出去,把重要技术标准推出去,为国内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拓展更大空间。

讲座的下半场,赵可金教授阐释了中国高度重视“一带一路”建设的原因。他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对发展战略重心的重新定义,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的经济发展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如东西部经济发展失衡,城乡收入差距加大等等,中国需要制定新的发展战略来打破这些问题对中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阻碍。他提到,在“一带一路”的愿景规划中,内陆地区扮演着十分特殊的角色。在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三部委联合发布的文件中,将内陆地区确定为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一带一路”战略将依托内陆地区城市群建设,推动内陆地区城市群自身的互联互通,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一带一路”有助于打通走向连接东中西部、发达地区和发展中地区的战略大通道,带动广大乡村地区的经济发展,形成助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Abstract: 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 provides inland areas with an opportunity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t’s a pressing focus for Chinese all-round opening on effectively construct inland open center while connecting with the opportunity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 This paper relatively analysis the 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 and the detailed practice of inland provinces and cities from macrostructure and microstructure ways, also raises a question about how does inland open center connect with Silk Road Energy cooperation. Analyzing XinJiang’s current situation after Inland Open construction based upon relative theory, former literature research and the vision of an inland city—Xin Jiang. And analyses the energy cooperation case between Kazakhstan–China oil pipeline,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 countries with countries along the One Belt and One Road, such as Kazakhstan, Pakistan, and result in enlightenments. The last part combines the enlightenment of XinJiang’s energy cooperation , and raised suggestions and strategies abou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inland open center with Silk Road Energy cooperation, providing opportunities for inland areas, offering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 promoting the inner and external connection of China, and Chinese all-round opening. To deeper anticipate in international division with an innovative attitude, and promote economical effectiveness.

二、“一带一路”建设中需处理好的辩证关系

讲座最后,记者们就自己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踊跃提问。利比里亚《非洲首页报》副主编Alpha Daffe Senkpeni称,据他了解只有一部分的非洲东部国家加入到了“一带一路”建设中,非洲的中西部国家如何真正参与进来。赵可金教授表示“一带一路”是开放包容的,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都可以参与到合作中。但中国和非洲国家有着其他许多项目的合作,非洲国家加入到“一带一路”框架当中并非是完全必要的。

Key words: New inland open center ;One belt and one road;energy cooperation;XinJiang

第一,处理“新”与“旧”的辩证关系,培育业态新优势。我国虽已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但外贸产品结构中的一些问题也不断显露。进一步提高我国出口产业竞争力,需要推进供给侧改革,注重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自主营销渠道的建设,注重培育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效益的出口商品。一方面,要“求新不恋旧”。产业基础比较好的一些地方不能吃老本,应积极求新思变,抢占节能环保、生物技术、智能制造等新兴业态发展先机,注重在服务领域如电子商务等产业中,努力发掘新增长点。另一方面,要“喜新不厌旧”。一些传统出口产业是我们的家底,总量大、吸纳就业多,发挥着重要支撑作用。对有比较优势的服装、陶瓷等传统产业要加大支持力度,不断创新科技、产品、管理、商业模式,在提升改造上下功夫。

图片 2

一、问题的提出

第二,处理“实”与“虚”的辩证关系,增强投资新优势。建设“一带一路”,要优先从“实”的硬件进行投资,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强交通建设规划对接,构建联通内外、安全通畅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同时,还要注重从“虚”的软件进行投资,密切人文交流合作,坚持弘扬和传承丝绸之路的友好合作精神,引导和动员民间力量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交流,为深化合作奠定坚实的文化基础。

马尔代夫阿瓦斯网(Avas Online)的记者Aminath Ibrahim则问到像马尔代夫这种小型经济体能从“一带一路”计划中能获得什么,以及中国为什么会有兴趣投资这些没有庞大经济体量的国家,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回报。赵可金教授回答称,中国的对外投资不总是追逐经济利益,也不总是关注经济回报或者战略意义,而是为了深化共识、构筑和维护好睦邻友好关系。

“内陆开放新高地”与“一带一路”的重要纽带——能源合作

第三,处理“出”与“进”的关系,形成互补新优势。在“出”上,要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创新“走出去”方式,鼓励链条式转移、集群式发展、园区化经营,推动同行业企业实施差异化经营,避免同质化竞争,形成规模效应。在“进”上,要更多转向注重引进外资质量,把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外资引进来,特别是扩大服务业市场准入,引进研发中心、交易中心、营销中心等功能性机构。坚持引资与引智并举,通过引进高质量的外资,带进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和优秀高端人才。

图片 3

内陆开放新高地的内涵宽广,主要通过扩大开放、借助外力、加强合作来实现内陆地区跨越式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更具现实意义。在全球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区域经济的互联互通可以实现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推进科技及文化交流,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区域与国家间的能源合作是“内陆开放新高地”和“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纽带,对内可以满足内陆地区经济发展的能源需求,对外可以围绕能源来拓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多领域合作,拓宽内陆企业对外合作的模式与空间。

第四,处理“点”与“面”辩证关系,构建联动新优势。建设“一带一路”要积极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在上海自贸区成功试点之后,加紧推进天津、广东、福建等第二批自贸区建设,通过发挥试验示范作用,探索“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为全国改革开放探路。“点”上下功夫之外,还要关注开放的“面”。西北地区主要发挥新疆、陕西、甘肃等地的区位、经济、人文优势,发展内陆开放型经济,打造向西开放新高地,建设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西南地区主要发挥广西与东盟国家陆海相连的独特优势,着力打通陆上连接印度洋的战略通道,并与长江经济带有机衔接,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中部等内陆地区要利用腹地广阔、人力资源丰富、产业基础较好的优势,依托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哈长城市群等重点区域,推动区域合作互动和产业集聚发展,打造内陆型经济开放高地。

能源是工业经济发展中的重要生产要素。在当前,中国的能源对外依存度非常高,经济发展离不开能源,在“内陆开放新高地”的过程中,内陆地区的发展需要通过多元化途径来满足能源需求。同样,在“一带一路”背景下,能源资源丰富的国家则需要加强对外能源合作来实现本国优势资源对外输出以获取外汇。中国内陆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合作是加强两国互联互通的重要纽带。对内来讲,能源合作必然带动内陆新高地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区域间的互联互通,促进资本及物流便捷流通。能源基础设施的改善也会吸引海外企业入驻内陆地区,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并带动经济的增长。对外来讲,能源合作可以加强内陆地区企业与海外企业的交流合作,在合作中加强战略互信,为今后拓展更宽领域的合作奠定基础。其中,在2013年10月至2016年6月,由我国企业在海外签署和建设的重大能源项目达40个,涉及19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为中国参与国际间能源合作提供了重要支撑。

“一带一路”建设为内陆企业参与海外能源合作拓宽了通道,进一步扩大内陆地区的对外开放程度以加快“内陆开放新高地”的推进。反过来,“内陆开放新高地”通过促进内陆地区基础设施的完善,更好的开发利用能源,是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延续。内陆地区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结合自身特点实现经济发展。二者的相互促进,可以加强内外联动、互通合作,从而使内陆各地区在国际分工中发挥自身的优势,实现最优经济配置和最高经济效率。

编辑:88bifa必发唯一官网 本文来源: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一带一路创新与中国新经济合作

关键词: